你是什么契机下选择进入电子烟行业呢?电子烟行业发展情况如何呢?

  我是毕业就了解了悦刻一荷所以想加入这个行业

  从电子烟诞生开始,关于健康安全和青少年吸烟的争论就伴其左右,在电子烟行业飞速发展的时刻,逐渐取得行业共识和国家监管的严格,使得电子烟的未来带有了一定的不确定性。“悦刻们”是如何应对的呢?

  一是,建立实验室,试图解决电子烟的健康焦虑。悦刻与麦克韦尔合作的专属实验室在已经露面,雪加按照CNAS标准建立的实验室也将投入使用,据媒体报道,两大品牌实验室投入均已超过2000万元。

  悦刻实验室

  据称,悦刻的理化实验室是国内第一家通过CNAS认可的电子雾化器品牌实验室,将系统性研究电子雾化气溶胶在人体细胞、动物层面的减害程度,并开展安全评估。悦刻联合创始人闻一龙表示,电子雾化器对个体健康和公众健康的影响程度,特别是长期健康影响的程度,不是发几篇论文就有答案的,它需要一个完整的生命科学链条来解决,也将是一个长期过程。悦刻实验室存在的目的就是在保证产品品质的同时,通过建立理化研究、毒理研究、临床研究和长期影响评估四个模块,系统性开展对电子雾化器的科学评估。雪加电子烟技术总监莫志文说,我们在与国内各大院校和科研院所展开项目合作之外,实验室配备电感耦合等离子体质谱仪(ICP-MS),气相色谱质谱联用仪(GC-MS),超高效液相色谱仪(UPLC)等大型精密分析仪器,雪加正致力于用行业最为严苛的烟油企业标准来打消消费者的顾虑。

  二是,换思路把电子烟视作电子消费品,主打雾化核心功能。2019年7月29日,雪加推出了一款名为电子咖啡的产品,宣称进军咖啡消费新蓝海,其不含尼古丁,创始人并不认为这是电子烟。此前,电子烟灵犀也推出过类似的产品,同样的咖啡口味,不含尼古丁,创始人称“雾化本身就是在吃喝之外的一种全新的感官体验方式,是一种极具想象空间的行为。雾化设备更像是一个入口。凭借这个入口,我们可以打开更宽广的视野,可以把很多产品重做一遍。”在切断与传统卷烟关联的尼古丁后,雾化成为一种单纯新鲜的愉悦感官体验,吸引乐于接受新事物的年轻消费群体。

  没有“尼古丁”就不是“抽烟”了

  三是,按照国家监管的要求调整销售策略和路线。针对电子烟流入青少年儿童的社会危害,电子烟厂家也都纷纷表态、付诸行动。美国电子烟龙头企业JUUL的首席执行官凯文 伯恩斯(Kevin Burns)也在一份声明中解释称,近日与FDA的会谈使该公司有机会提供了包括有关营销活动、在线年龄验证协议、青年预防工作等的文件。该公司希望为防止未成年人使用电子烟产品提供帮助,并且为制定解决方案提供建议。JUUL一再表示,它理解年轻人吸电子烟的担忧,并采取了业内所有公司中“最积极的行动”来解决这一问题。它在报纸、广播和网络广告上花费了数百万美元,承诺不让年轻人接触其产品。

  美国电子烟第一品牌JUUL

  国内电子烟第一品牌悦刻在媒体开放日上推出了向阳花系统,在销售终端通过面部识别的方式防范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产品;此外,悦刻还针对工作人员、合作伙伴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产品的行为推出不同的惩罚措施;悦刻还成立了线下督查团队,由CEO汪莹亲自担任组长,采用飞行检查的方式进行线下不定期检查。从罚款到停止合作,到人脸识别验证系统,确保在悦刻专卖店中只有成年人可购买电子烟产品。

  悦刻CEO汪莹

  “我们也有点想法,但是与其去抱怨,不如把该做的做了。”汪莹告诉凤凰网科技,电子烟是一个新的产物,虽然已经出现了很多年,但是在中国依然是新鲜玩意,社会对它有不信任感是可以理解的。包括悦刻在内的电子烟企业,面临的都是要求严格限制未成年人购买,而传统卷烟在线下门店却没有被特殊对待。汪莹说,社会一定是在往前进步的,如果电子烟必须要承担这个角色,那就一定要克服困难去做。同时,国内各电子烟厂商也在投身公益和慈善活动,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电子烟各大品牌或企业积极捐款捐物,打造负责任的企业社会形象。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finenio.cn/dzydwh/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