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庄方言调查者 郁秀青

 新闻资讯     |      2019-11-06 14:30
11月1日,我结束枣庄薛城的方言调查回到了中心校区。回想方言调查的七日,导师岳立静和我们三名学生,有时凌晨下班,经常顾不上吃饭;同时也领略了枣庄的乡音文化、当地美食和风土人情的魅力。满怀收获,满怀感动。 10月26日,暑期的余热尚未完全散去,我们决定前往枣庄薛城进行语保工程的录音录像工作。我们师生3人上午十点左右到达枣庄,安排完住宿之后,老师立刻带我们去见发音人,分配接下来几天的拍摄任务。我们选择录音条件较好、衣食住行相对便利的高新区电视台作为调查场地。经过教育局与电视台的协调,我们取得了顶楼录播室的使用权。我们的青男(青年男性)发音人是一个有点慢热的三十岁的小伙子,坐在镜头前比较紧张,二十分钟的讲述屡次中断,始终无法流畅地进行下去,一个下午只录了几分钟合格的内容。说实话,我有点沮丧。但是看着老师一遍一遍向青男发音人解释的样子,我在想,这或许就是教育者的伟大之处,不厌其烦地引导,才能调动听者的智慧。最终,青男发音人在老师的启发下顺利完成了录制,也和我们熟悉起来,甚至还协助我们补充调查更多的内容。 调查的过程既艰辛也充满了收获的快乐。我们时常被幽默的发音人老师逗得哈哈大笑;我们看过薛城夜里静谧的街道,也领略过万亩石榴园的震撼;吃过当地的盒饭,也忙里偷闲品尝了枣庄的美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微山湖产的菱米、藕和咸鸭蛋都别有一番风味。在录制地方文化的时候,我们欣赏了柳琴戏、莲花落、枣庄大鼓和山东快书,虽然表演环境略微艰苦了点,但是民俗艺术家们的艺术修养和表演水平令人赞叹。通过本次调查,我们还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方言现象。例如,枣庄人把“白开水”叫做“茶”,“茶水”叫做“茶叶茶”。“茶”本来是指“茶叶泡成的饮料”,随着语义的扩大,“茶”可以代指最普遍的饮品“白开水”,“茶水”反而成为了需要用“茶叶茶”来强调的特殊饮品,这让我这个出生在鲁中地区的人听起来格外新鲜。在山东范围内,以“茶”称说白开水的用法存在于山东的中原官话地区,冀鲁官话和胶辽官话则没有这种现象。 传统方言文化现象正在大面积地快速消逝,我们在和时间赛跑,结果必然是时间获胜,但这不是放弃的理由。著名人类学家弗雷泽说过:“一切理论都是暂时的,唯有事实的汇总才具有永久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