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抢跑”等于“笨鸟先飞”?开什么玩笑

 新闻资讯     |      2019-12-14 14:16

昨天同事小陈接到了她儿子数学老师兼班主任的电话,说孩子同一道数学题错了3次,拼写也不好,基础太差,理解力也比其他学生差,建议家长最好带孩子到校外补习一下。

小陈也非常无奈,孩子才刚上一年级,怎么就被老师下了“学渣”的断言?她一直奉行的是绝不超前教育的理念,也没有学其他家长在儿子上一年之前从来没有带孩子去上过任何“幼小衔接”的课程。结果到了一年级,儿子的数学和语文比别的孩子差了很多,老师电话里的语气也一次比一次严厉。

前不久,《读库》主编张立宪和罗辑思维CEO 脱不花在最近一次对话中分享了这样一个故事。

上海有一对夫妻在孩子幼升小的时候,想给孩子申请一所“优质”民办小学。而学校的要求不仅孩子要面试,家长也要参加面试。

面试完,他们发现这所学校对孩子的默认要求是:一年级的孩子需要达到三年级的学业水平才能获得入学资格。

这简直颠覆了我的传统价值观,如果一年级的孩子已经达到三年级的学业水平,那要么这孩子具备神童的资质;要么是家长带着孩子提前完成了相关的学业教育。

那么问题来了,请问如果孩子在一年级已经达到了3年级的水平,那么4年级之前学校都打算带孩子学习什么课程?玩吗?还是要继续超前地学习,让所有的孩子在小学时候就早早达到初中的学业水平?

年仅9岁的比利时小男孩劳伦·西蒙斯今年12月本科毕业,10岁本科毕业的美国人迈克尔·基尼,16岁考入北航读博的中国人张炘炀以及17岁考取中科院硕博连读的魏永康。

这些年,国内外关于“神童”的报道并不少见。但这些最多让家长们赞叹下“别人家的孩子”,并不会给大多数家长带来什么震撼。

当家长们看到身边的有孩子在幼儿园就会4位数的加减借位算法,或者一年级的孩子就已经写出一篇像样的作文的时候,家长们能够感受到切身的恐慌。

因为牛蛙带来的震撼是最直接的,往往会让家长们从深深的恐慌陷入极度的焦虑中。而这个时候,校外辅导机构无缝地介入仿佛像一道曙光照亮了老母亲的内心。于是,幼小衔、课外辅导班比如英语、数学、写作纷纷填满了孩子的时间表。

但是这种基于父母焦虑的“幼小衔接”,超前教育真的好吗?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真的是这个意思吗?

从小,我们这一代就是在长辈们常常说“笨鸟先飞”中长大的,大部分父母都认为自己的孩子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

但到了现在,笨鸟先飞这个本应该是鼓励大家需要更加努力的成语却成了超前教育的外衣。

不少幼儿园的孩子表现得比学龄儿童更为成熟,展现出来的学业水平达到了学龄儿童,就像是开头张立宪所说的那个故事中,那所魔都的私校里的孩子们。

遍地的牛蛙让我怀疑这是一个制造神童的时代。但拥有了神童般的童年就一定造就不平凡的人生么?

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学教授Angela Duckworth, 曾在TED论坛发表了关于Grit(坚毅)的演讲,她指出Grit 是指对长期目标的持久热情与坚持。根据 Angela 的研究,Grit 是决定一个人的成功的最关键因素,比 IQ、考试成绩、家庭收入或者社交能力等其他因素的影响都更大。

无论是天资聪颖或者资质平平的人,只要能够持久地坚持做下去,并保持足够的热情,获取成功的几率大于任何一种情况。

前面提到的几位神童,除了劳伦今年才毕业以外,其它的几位最终的结局都并不怎么好,甚至不如很多小时候普通的孩子长大后取得的成就。

荀子《劝学》中云:“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拥有天资的同时能够朝着目标努力,如钢琴演奏家郎朗也是在无数次的苦练中才获得今天的成就。

世界冠军邓亚萍,网球女王李娜都是经历了无数次枯燥的挥球动作夜以继日地训练,迈上了冠军的领奖台。

我们国家有几位年纪轻轻就当选科学院院士的张亚平院士、支志明院士、任咏华院士、麻生明院士。他们小时候都不是神童,也没有进行过任何早培,也从普通走向成功,在平凡中造就了不平凡。

很多孩子在父母的安排下,从小就走着父母规划好的路线,穿父母搭配好的衣服;上父母报好的兴趣班、辅导班;拥有的是父母同意之后的朋友,报考父母指定的学校……

有一位女博士从小就在她妈妈的安排下努力学习,大学、读博士、工作包括相亲。当这位女孩发现外面的世界完全不同于她妈妈给她编织的世界之后,想要掌控自己的人生却已经完全没有了方向,而这位母亲的观点就是“我都是为了你好,没有我你怎么能成为博士?”

在这个妈妈的眼里,只有读了博士就是成功的,却完全忽视了拥有一个健全的人格才是真正健康的人,才有讨论什么是成功的资格。

大约50年前,在德国的政府支持下,德国的研究者在100个幼儿园进行了一场大规模比较试验。

结果发现以教授知识为中心的幼儿园毕业的孩子的学习优势只能保持到孩子4年级,从4年级开始,提前学习的孩子成绩出现直线下滑,特别是在阅读和数学方面有明显的劣势,并且在社交和情感方面不如同龄的孩子。

这个大规模实验也让德国政府紧急叫停了学前教育改革计划,要求所有的幼儿园必须以游戏为中心,不得提前教授知识。

在美国,也有类似的实验。Marcon Rebecca研究了贫困地区的非洲裔美国家庭的343个孩子。这个群体的父母更加倾向于送孩子去以教授知识为中心的幼儿园。结果同样发现,这些孩子在前四年有明显的优势,但是到了四年级就出现了严重的成绩滑坡,从而导致他们社会以及情感方面的发展都比同龄人差。

由此可见,真正令父母们感到焦虑的“三、四年级现象”并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而是由于人为的,超前教育引发的。很多父母为了弥补成绩倒退,只能继续让孩子参加课外辅导,培优,企图通过补习能够让孩子一直维持在超前的优势状态。

(1)让孩子过早感受到压力,甚至产生厌学的情绪,现在越来越多的低龄儿童出现抑郁障碍,表现为厌学、有自杀倾向

前苏联教育学家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只有能够激发学生去进行自我教育的教育,才是真正的教育。”

爱玩本就是孩子的天性,孩子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孩子就是通过玩来认识、发现、探索这个世界,他们愿意去主动获取各类信息,这点远超过比一个被早早禁锢在书桌前孩子,这就是孩子迸发出来的原始的内驱力。

良好的内驱力、主动思考可以帮助孩子持续不断地获得学习兴趣,未来社会将会发展到怎样的一种程度使我们无法预知的,但是一个能拥有独立思考能力、会持续终生学习的人,一定会始终保持足够的竞争力。

股神巴菲特的儿子彼得曾说过“书本和学校可能是教育的工具,但并非教育的本质,教育的本质是对人性的理解。”

人生的道路漫长而又曲折,作为父母能送给孩子最好的礼物莫过于健康的体魄、健全的人格以及一颗求知欲旺盛的心。不要去剥夺孩子体验人生的权利,让他自己决定自己的人生。

如果说人生是马拉松的赛道,那么在这个赛道上,会有很多领跑者、抢跑者和优胜者。作为父母,需要做的应该是坦然接受孩子可能会出现的落后、不足,接受孩子的不完美。

在今后的人生里,孩子会被各类人群贴上各类标签,也会经历各种考核,所有的一切,我们都应该教会孩子和我们自己坦然面对。

不要被前面“抢跑”的孩子和家长所迷惑,也不必为此焦虑。我们学会和孩子一起回头看看昨天的那个自己,看看自己是否比昨天更进步了。然后按此步伐,在属于自己赛道上努力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