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APP该“瘦身”了

 新闻资讯     |      2020-01-01 23:45

图为我省某高校大三常熟货架学生下载的一款校园APP,该软件在APP Store中的评分仅有2.7分。 杨殊宇制图

如今,乘着建设智慧校园的东风,不少高校为了方便师生、提高效率,竞相在教学管理中推广应用教育APP,开启了“互联网+”新模式。然而,原本应服务于广大师生的APP却在实践中逐渐变质:数量庞杂、粗制滥造、关联学分……针对校园APP乱象,教育部门祭出重拳。日前,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引导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有序健康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应用泛滥、平台垄断等现象进行整治。五花八门的APP怎样“绑架”了学生们的生活?整治行动会如何“松绑”?连日来,记者对此展开采访。

“手机依赖症”席卷校园,因此,大量商家瞄准了校园APP这块蛋糕。山西医科大学大四学生郭毓桐表示,“我常用的APP主要有知到、易班、学习通等,学校还会用步道乐跑来记录体育课的平时成绩及考试成绩,其他院系还会根据不同的需要下载不同的软件。”被问及使用感受时,郭毓桐直言:“这些软件除了签到、刷学分之外,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有的甚至一学期都使用不到三次。”虽然用处甚微,但由于这些软件大多为学校强制推广,学生们的手机也不可避免地被各种校园APP“攻陷”:网课一个APP、晨跑一个APP、第二课堂一个APP……这种悄然蔓延于各大高校的滑稽“怪”现象令人颇感无奈。

在学校的强制助推下,学生们的课业也被名目繁多的APP所“捆绑”,通过与学分、评奖评优等挂钩,APP“制霸”校园已是不争的事实。太原师范学院大四学生魏然表示,“到梦空间”是他平日使用频率最高的一款软件,主要用于学校各项活动的发布、在线报名、学分颁发、打卡签到等,APP中所有参加的活动都需要报名,否则不记入学分。“它直接关系到我们最重视的学分,学分不够便不能顺利毕业。”

此外,记者采访时还发现,APP还会将简单问题药店货架>复杂化,一些极容易的小事嫁接到APP上却要大费一番周折。太原师范学院大三学生杨琪告诉记者,“我之前使用过一款名为‘运动世界校园’的跑步APP,它会随机生成一条跑步路线,并设置3个打卡点,必须按顺序跑完这些打卡点才算完成任务。打卡点并不局限于学校操场,而是分布在校园的各个角落,所以有时可能要绕着全校跑,并且每次跑步都要携带手机,不过幸好只使用了一个学期。”

记者在手机应用商店中输入“校园”发现,诸如此类的APP已成泛滥之势,如“完美校园”“今日校园”“易校园”“PU口袋校园”等,且大多伴随着差评和低分,留言区里充斥着高校学子们的抱怨和吐槽。不少用户打出“1星”来发泄自己的不满,有些用户甚至评论“垃圾软件”,更有用户盖起了“不要沦为学分的奴隶”的评论楼。

学生有苦难言、校方频频喊冤,野蛮生长的教育APP已成为阻碍智慧校园建设的一大顽疾。新生事物缘何变鸡肋?APP横行校园的背后究竟有哪些推手?

无所不包的校园APP极大地增加了学生们“指尖上的负担”。对此,省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李玉萍表示,被APP束缚的学生们没有了自由选择的空间,这不仅浪费了时间和精力,更不利于他们的个性化、差异化发展;尤其将其与学分挂钩,制度上的不合理让学生们徒增反感和厌恶。

记者了解到,目前,教育APP大致分为三类:市场竞争提供、师生自主选用;学校企业合作、学校组织应用;学校自主开发、部署校内使用。其中,有些高校与外包公司合作开发APP,商家的急功近利直接导致了劣质APP的数量暴涨。山西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韩志强表示,APP商家出于追求流量的商业目的,希望利用学校广阔的市场进行宣传推广。然而,问题软件却层出不穷,有些甚至漏洞百出,学生利益因此受损的事例屡见不鲜,商家对此难辞其咎。

李玉萍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讲,学校在“唯APP是用”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一方面是管理中的偷懒思维在作祟,过分依赖智能产品,试图以‘一刀切’的方式管理学生们的学习生活,但实际效果却不尽如人意,硬性推广APP致使人性化管理缺失,师生之间缺乏沟通,与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另一方面,学校间的盲目攀比思想占据了上风,在时下建设智慧校园的风潮引领下,各大高校对这套智能管理模式趋之若鹜,如果不尽早引入,便会落于人后,这种形式上的获得感取代了学生们心中的获得感。”

沉疴下猛药。此次多部门开展的联合行动剑指种种不合理乱象,意在严肃整饬教育APP肆虐之风。作为首个全面规范教育APP的政策文件,《意见》规定,要严控学校APP数量,不得擅自开发和选用APP。推荐使用的教育APP遵循自愿原则,不得与教学管理行为绑定,不得与学分、成绩和评优挂钩。

今年5月,我省也向这一问题开刀:省教育厅印发了《2019年基础教育信息化工作要点》,强调要全面规范校园APP管理和使用,强化面向中小学生的在线教育和数字资源审核监管,治理校园APP乱象,重点加强学习类APP的规范管理。

多部门一齐发力,全社会共同监督,相关文件的连续出台表明了教育部门全面遏制APP泛滥态势的决心。那么,作为执行者,学校应作何改变?又应承担怎样的社会责任呢?

李玉萍指出,作为责任主体,学校应该理性地筛选出有利于学生发展的教育APP,在加强信息监管的同时制定相应的规章制度,严格规范APP的使用,使其真正为学生所用。

“智慧校园并不意味着抛弃传统的管理方式,掌上的互动终究无法代替面对面的沟通,切勿让所谓的技术创新隔断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陷入没有APP便寸步难行的境地。”韩志强建议,学校的管理者们应审慎思考,在学生成长的过程中,学校应提供怎样的环境、激发怎样的交流;要充分把握教育的本质和规律,让教育回归温情。

除此之外,落实教育APP备案制度也被提上议程。到2020年底,将建立健全教育APP管理制度、规范和标准,形成常态化的监管机制,初步建成科学高效的治理体系。正如教育部相关负责人所说:“广大师生、家长答应不答应、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是检验治理教育APP泛滥成效的根本标准。”唯有从学生的实际需求出发,纠偏治乱,才能获得各方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