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骑:丝绸之路的传奇

 新闻资讯     |      2019-10-16 20:14

皇帝授班超青铜燕符,出使西域。因肩负密令,遂探寻隐匿于京城之高手,筹备西行之人马。1.墨者八方之广,洛邑为中。王莽之乱后,汉室移都洛阳已四十余年。洛阳背靠邙山,面临洛水,皇城西面的金市是最繁华的所在。人流似织,车马如龙,一名佩剑的白衣青年男子斜倚拴马柱,一脸倦意,似在养神,又像站着就睡着了。正是午后,日下白得刺眼,闹市开始安静,只有此起彼伏的打铁声,清脆的是引锤,沉响的是大锤,前前后后响成一片。这是金市里的铁流坊,一街都是铁匠铺,为民间打制犁、灯、剪等物,也会为官家服务。青年就在这清脆的声浪里,合眼不动。一个白衣女子戴着帷帽,款款而来。街市中间尘土飞扬,路辙里满是泥泞,这女子行来,却觉得步不沾尘,来到那白衣青年身后,直接撞了一下:“又睡了?”青年兀自不动,哼了一声。“每一家都问过了,没有叫齐欢的匠人。”女子道,“你说那宫里的小家伙会不会诓我们?”“你都寻了半天了,”青年睁了眼,还是睡不醒的样子,活动了下筋骨,“是不是该轮到二哥了?”“我们各自找,看谁先找到。”青年径自去找了里正,从怀里掏出一支簪笔来。簪笔就是一支精致短小的毛笔,是汉家文官礼服的一部分,上朝要将簪笔插在耳鬓之间。里正一见簪笔,就知道眼前是个微服的官员了,急忙躬身,被青年止住:“我想打听点事。”“大人……”里正改口,“先生请问。”“这铁流坊里,谁手艺最好?还接宫里的活儿?”“倒有两家偶尔会承接宫里的活儿,但论手艺最好,肯定是霍十七……”青年去寻那霍十七的作坊,手里把玩的那簪笔,其实是断的,刚才只是被青年掩人耳目地捏在了一起。抬眼见到白衣女子静静地站在街角,青年上前刚要说话,女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听,听这节奏,以手和拍。青年凝思听了一会儿,微笑地摇摇头。白衣女子在身上抽出一把竹箫来,当街吹奏起来。白色帽帷之外,只露出箫的一半,和按孔的一双玉手,葱指轻动,一曲流出。箫声呜呜咽咽,袅袅悠悠,嘈杂着打铁声,宛若游丝,绝不消散。青年觉得天地不再纷扰,乱声尽去,只有箫声清幽,和着一家的打铁声。引锤击打着节奏,大锤总在旋律转折处撞响。箫声与锤声相互缠绕,清幽里间杂出杀伐冷艳来……虽是正午,青年却感到寒意。女子吹奏前行,青年在身后跟着。箫声高亢起来,锤声更急,犹如蹄声驰过,两音交征,青年感到佩剑都颤抖起来,豪气盈胸。大锤连击三声,沉郁震撼,箫声立止。青年恍觉天地寂静……慢慢地,市井之声才渐渐入耳,发现自己已在一作坊前,烟熏火烤的帘布后,沉寂的锤声又响起来了。女子挑帘而进,看见了那打铁者。坊里很暗,打铁者背影高大魁伟,精赤着上身,刺青从光头上,延到臂膀和后背,细看是一只麒麟,在肌肉的蠕动下,宛如活物。那上面的汗水能映照出炉火的红光。大汉侧身将一通红的铁器探入水缸,白雾骤然炸起,刺刺有声。女子揭了帷帽,露出一张少女的脸,面目温婉可人,还有点羞意,在水雾中行揖礼,轻叫一声:“齐先生吗?”雾气散尽,大汉转过头,一脸的虬髯,微微探身,说:“姑娘认错人了吧?”